保定日報社主辦 !
邯鄲日報 邯鄲日報 邯鄲日報
您的位置:首頁> 要聞>

綠波蕩漾母親河 富足美滿黃河人

來源:保定晚報發布者:白建平 富麗娟 王慧 陳立庚 張聿修 齊浩男時間:2020-07-16 16:26

編者按:

2019年7月15日至1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內蒙古考察并指導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一年過去了,千里草原又發生了許多新的變化。各族人民牢記總書記殷切囑托,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路子,祖國北疆的生態安全屏障更加牢固,守護好這一方碧綠、一份純凈、一片蔚藍,已經成為草原兒女的共同追求。

在這一重要時間節點上,人民網記者來到黃河和長城“握手”的地方,探訪母親河的綠波蕩漾,講述黃河人家富足美滿的動人故事。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清水河縣老牛灣村的一戶農家樂院里,古樸的涼亭、特色的窯洞映入眼簾,背靠著風光旖旎的老牛灣,農家樂吸引著游客駐足拍照留念。

店主李文清告訴記者,自己是第一批做農家樂的,到現在已經做了20多年,從過去出去給人打工到現在自己做老板,日子是一天比一天紅火,如今一年的營業收入就是過去打工掙錢的20倍。

老牛灣位于山西和內蒙古的交界處,南依山西的偏關縣,隔岸北望內蒙古的清水河縣,西鄰鄂爾多斯的準格爾旗。黃河從這里流入山西,長城從這里穿過,這里有黃河和長城“握手”的奇觀。

黃土文化、黃河文化、長城文化在這里互相交融,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旅游資源。背靠著青山綠水,黃河岸邊的村落煥發著新活力,黃河人家的生活越來越富足美滿。

俯瞰內蒙古清水河老牛灣。陳立庚 攝

絕美黃河大峽谷,源遠流長“漫瀚調”

奔騰不息的黃河水聚百川東行,在內蒙古清水河縣老牛灣形成“S”形大彎。老牛灣又稱“天下第一灣”,此處黃河兩岸河道轉折變換,溝谷深峻狹窄、河谷深切。“咱們的幾字灣是黃土高原和蒙古高原交界的地方。”清水河縣老牛灣國家地質公園管理局史躍中從事地質研究多年。他告訴記者,壁立千仞的地貌源于地殼抬升后,水流沿著礦物質斷裂的節理面(節理也稱為裂隙,是巖體受力斷裂后兩側巖塊沒有顯著位移的小型斷裂構造)下切而成。

站在崖邊俯瞰老牛灣,明代古長城如同條巨龍穿行于群山之間,黃河與長城在此間“握手”。黃河大峽谷區域內文物古跡頗多,清代公主碑刻、明代長城、烽燧、敵樓都位于大峽谷東岸的老牛灣境內。

“從遠處的烽火臺和古長城一直綿延到黃河沿岸才真正‘握’上了手。”清水河縣文旅局劉建國介紹道,長城不是一道簡單的墻,而是由關隘、城堡烽火臺,以及起接應保障作用的遠方許多大小城池共同組成。老牛灣形成碼頭口岸后,此處也成為游客欣賞美景的打卡地。

老舊帆船講述著“黃金水道”的艱辛與不易。陳立庚 攝

沿老牛灣順流而下,“靠水吃水”的運河文化也隨著社會的繁盛逐漸興起。走進準格爾黃河大峽谷景區靜謐安寧的“中國傳統村落”崔家寨,油坊、繩匠房、鐵匠房等五行八坊一應俱全。

“崔家寨的形成是黃河被稱為‘黃金水道’的一個歷史縮影。”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政協科教文史委主任王建中表示。上個世紀中葉,黃河兩岸交通不便,水路成了行商走貨的首選。沿黃河順勢而下,內蒙古的皮毛、糧食可以運輸到內地,內地的茶葉、甘草也可以逆黃河而上運抵內蒙古。王建中說,“崔家寨就是一個有河道管理性質的民間機構。”

游客打卡“崔家寨”。陳立庚 攝

黃河兩岸經濟活動的繁榮也孕育了融合、包容的黃河文化。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漫瀚調”傳承人奇附林,將發祥于內蒙古準格爾旗的曲調傳唱到蒙晉陜周邊乃至全國的舞臺。

“漫瀚調”也稱“蒙漢調”,它是蒙漢兩族音樂文化相融合形成的音樂種類。“漫瀚調”的形成發展與晉、陜漢族民間音樂和鄂爾多斯蒙古族傳統音樂文化相互交融有密切聯系。其藝術風格兼具蒙、晉、陜三地民歌的特點,其文化內涵則承載了蒙、漢兩個民族長期的交流歷程,以及雙方對于審美共性的汲取。

游客在體驗崔家寨的織坊。陳立庚 攝

“你曉得天下黃河幾十幾道灣?幾十幾道灣上,幾十幾只船?幾十幾只船上,幾十幾根竿?幾十幾個艄公來把船來搬?”奇附林老人現場演唱一曲《天下黃河》,低音渾厚、中音明亮、高音尖銳的曲風讓現場聽眾嘖嘖稱贊。

清初,準格爾旗開放鄂爾多斯“邊境”,當地蒙古族人在晉陜農耕文化的影響下,以農為主、以牧為輔的地方文化悄然形成:以鄂爾多斯蒙古族短調民歌為母體,自然而巧妙地吸收、融合了府谷、河曲民歌的一些旋法、潤腔,并配上陜北信天游、晉西北爬山歌式的歌詞,以對歌的形式進行演唱。

如今老曲不僅有了新歌,68歲的奇附林老人也在徒弟的幫助下在網絡直播間與粉絲互動。僅僅半年,他粉絲就達到了15萬人。“前人流傳下來的‘漫瀚調’有曲無詞,所以在傳承上歌詞成了難點。”岳文祥是奇附林的大弟子,也是鄂爾多斯‘漫瀚調’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他說以前是山坡上唱,黃河拉船時唱,現在編了新曲、有了新詞,傳承得更廣了。

集中連片治理,黃河在這里變綠

登高俯瞰老牛灣,一瀉千里奔騰向前的黃河繞著準格爾大峽谷迂回徘徊,連續拐了兩個相反方向的大轉彎,營造了一方巧奪神工的太極圣境。在這里,頭頂藍天麗日,河谷兩岸壁立萬仞,河道中碧波萬傾。

準格爾黃河大峽谷。王慧 攝

黃河從這里入晉,內外長城從這里交匯,晉陜蒙大峽谷以這里為開端,我國黃土高原滄桑的地貌特征在這里彰顯。

曾經的黃河是“一碗水半碗沙”,而現在卻是碧波如鏡,寧靜安然。多年來準格爾旗堅持以小流域為單元,集中連片治理水土流失,培育森林植被,從源頭涵養水土,上下游興建的庫壩工程也起到了調節平衡的作用。

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水利部、黃委會、黃河中游局、自治區水利廳、準格爾旗黨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準格爾旗始終堅持“預防為主、保護優先、全面規劃、綜合治理、因地制宜、突出重點、科學管理、注重效益”的水保方針,成功實施了國家水土保持重點治理項目、水土保持治溝骨干工程、砒砂巖沙棘減沙生態治理項目、沙棘減沙工程、黃土高原淤地壩建設項目等水土保持治理項目。

截至2019年底,水土流失綜合治理累計保存面積4465.6平方公里,建設淤地壩800多座,完成淤地壩除險加固工程65座,水土流失治理程度達到60%,入黃泥沙大幅度減少。泥沙攔起來,讓山頭綠起來,生態環境好起來,老百姓富起來。

如今的黃河水是綠的,兩岸的植被也是綠意盎然。王慧 攝

黃河變綠,還源自一項大型水利工程的建設。這項水利工程便是黃河中游第一座大型水利設施——萬家寨水利樞紐。這是一座以供水、發電為主,兼有防洪、防凌等效益的大型水利樞紐,其主體工程于1994年開工,1995年截流,1998年蓄水,2000年發電。依托萬家寨水利樞紐工程而形成的萬家寨水庫,又成就了引黃入晉工程,解決了山西太原、大同和朔州等晉北地區的“缺水之苦”。

“黃河水質變清澈,是由于1994年萬家寨水庫修建后,水流變緩,泥沙沉淀,使得黃河流經這一段時水變得清澈,尤其在夏天,這里碧波蕩漾。”黃河水變清,高峽出平湖,這也給流域地區旅游業的發展創造了新機遇。

“老牛灣村曾經荒山禿嶺,地瘠人窮,是全縣出了名的貧困村,黃河變綠以后,風景美不勝收,當地旅游業開始發達起來,村民辦起了農家樂,老牛灣村也成了清水河縣最富有的村莊,貧困人民過上了富裕的生活。”史躍中告訴記者。

黃河流域又被稱為“能源流域”。煤炭儲量占全國一半以上,僅鄂爾多斯市煤炭和天然氣探明儲量就分別占全國的1/6和1/3。

作為內蒙古鄂爾多斯、陜西榆林、山西朔州“煤礦金三角”區域的重要企業,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境內的準能集團擁有煤炭資源儲量30.98億噸,旗下黑岱溝露天煤礦、哈爾烏素露天煤礦年生產能力達6900萬噸,是亞洲最大的露天煤炭生產企業,原煤日產量最高紀錄達到14.35萬噸。

這一區域,也是黃河泥沙的主要來源區。準格爾礦區生態脆弱,水土流失嚴重,如何既有效開采“黑金”又保護乃至改善當地生態,是煤田開發過程中需要重點解決的關鍵課題之一。多年來,準能集團始終堅持礦山開發與生態環境保護并重的方針,探索煤炭企業低碳、綠色、可持續發展之路,大力開展礦山生態文明建設,推進節能環保工作,交出了一份成績斐然的綠色發展答卷。

倚靠“幸福河”,黃河人家擁抱新生活

“同志們加把勁呀,嘿嘿呦哇……”一聲聲船工號子在山間回響。出生在上世紀20年代的老趙,如今已經91歲高齡了。做了30多年的船工的他,回想起當年拉船情形感慨萬千:“一個大船,長四丈二,寬兩丈多,可以拉6萬多斤貨,我們從巴盟(巴彥淖爾市)臨河出發,收上糧食再拉到包頭,5個纖夫拉,需要拉一個月零三天。”

清水河縣政府原調研員范治恒介紹,居住在黃河邊的居民耕地面積少,靠種植沒法生存,大部分的壯勞力從事拉船的工作,俗稱“河路漢”。1964年,為了方便河運,這里修出了第一條800公里黃河運輸航線。

從1964年修出的第一條航道到如今41.4公里的柏油公路,這條沿黃公路經歷了5次修葺,隨著公路的不斷完善,交通方便給這里帶來了發展旅游的新契機。

清水河縣老牛灣村農家樂小院。王慧 攝

清水河縣是呼和浩特市最南端的一個山城,位于晉蒙交界處,境內山勢雄偉,地勢十分險要。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這里是連接大青山革命根據地與晉綏邊區和陜甘寧邊區的樞紐地帶,戰略位置十分重要。

鄂爾多斯東勝區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機關的黨員們重溫入黨誓詞。 王慧 攝

“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走進清水河縣大口村老牛坡革命教育基地,身著紅軍服飾的鄂爾多斯東勝區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機關的黨員們正面對黨旗舉起右拳,重溫入黨誓詞。參加紅色教育的黨員李毅說,“身臨其境體驗革命老區簡樸的生活方式,才能從中查找自身不足,重新思考我們應該如何以群眾為中心,做一個好黨員。”

2019年大口村利用紅色資源,逐步建成以研學、實踐、體驗為一體的紅色教育實踐基地。該基地年接待量有6000多人次,為大口村紅色旅游市場增添了活力,成為村集體經濟的支柱產業。今年,大口村正新建觀景臺、長城烽火臺和游客住宿中心等項目,將更多元素與紅色旅游資源開發緊密結合起來,全力打造紅色旅游精品線路。

如今,“紅色旅游”已經成為清水河縣的一張靚麗名片。王慧 攝

在河的對岸,萬里黃河沿地勢起伏進入鄂爾多斯段,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龍口鎮大口村,這里與陜西省府谷縣相鄰,與山西省河曲縣隔河相望,是真正的“雞鳴三省”之地。

“因為這里地勢低,氣溫高,以種植棉花、大杏、瓜果等農作物為主,以前由于交通不便,沒有銷路,現在這里做起了旅游,游客多了,銷路也就不愁了。”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龍口鎮大口村監委會主任張三恩說。

黃河兩岸,百姓倚靠在母親河的臂彎中,依據當地實際,發展特色旅游,黃河大峽谷這個360°的大彎,不僅畫出了獨特的風光美景,也畫出了旅游發展新路子。


相關新聞
日本一本大道高清电影_一道本视频一二三区_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